前言

我先前寫了多篇的旅遊文章,事實上自德國那篇文開始,我在那之後的旅遊都是以影像紀錄,還有自己額外拍攝場景製作私人的影片,文章也多以「如何」旅行的描述為主,不過這一次的旅行我決定不做這些事,我甚至沒有做任何拍攝場景的準備,也只是隨手拍,著重旅程的體驗。

這次的旅行是意外誕生的,我本來要在 2/4 - 2/7 有工作行程要拜訪香港、深圳,後來因為 2020 肺炎疫情,我提早取消了用亞洲萬里通換來的機票,這損失慘重,因為在 2/6 之後國泰航空公告了涉及香港的機票更改豁免,而我卻提早取消,自行負擔了取消的手續費。 當時是 1/22 取消機票,立刻萌生了新的想法: 「既然去不了對岸,那就去日本玩好了」,於是就找了表親去日本玩。

「如何」旅行的部分

我想這次的旅行在「如何」的部分,還是有一些不一樣,於是利用這個章節把它寫完,方便我日後參考。

機票、酒店

我們這團有 5 人,在酷航訂票因為第一次訂 5 人沒在 15 分鐘內付款,回程的 5 張票被系統鎖住 4 張票,然後居然是一張一張在不同時間點吐出來給你看,還用不同的價格吐出來,原本一張一萬初日幣,隔天居然賣成下圖這個情形:

而在鎖票後釋出 3 張每張一萬初日幣價格時,我就不猶豫的直接分批買了,不然到最後全部都買不到,結果就這樣,我只買到三張回程票回高雄,剩下兩張我就買虎航回桃園,最後這兩張票還是吐出來了,只是價格已經永不再變化,最後搭飛機這兩張票也是空位空著...。

這也告訴我一個教訓,要是坐廉航再發生這種訂票的蠢事,應該先把現有吐出來的票直接做成分批買,然後不斷盯票價,如果一兩天還是沒辦法買完,只好換家航空或換航點。

至於 2/10 ~ 2/14 好像是旅遊旺季一般,飯店價格也是偏高,上次住的心齋橋酒店太貴了,只好換本町站旁的【大阪エクセルホテル東急】,房間超大,房價也不錯,風景也超好,11 樓有微波爐可用,十分推薦, 4 晚雙人房 11K 左右。 走路出來正對面馬路就是心齋橋、旁邊就是地鐵站。

交通

這次提早在 Klook 買了關西 JR Pass 三日,真正用到也只有去奈良的時候而已,其他時間其實真的不會用到,如果要買 JR Pass ,必須要提早做好路線規劃的功課,什麼近畿鐵道、南海線都不是 JR 營運,最後要從梅田回機場,坐 JR 還要先去天王寺坐 JR 才可以。 結論是 JR 到日本評估有需要再買就好了。

公費

這次嘗試用大家的公費來當作分母抵銷中午晚餐,實際運作起來,大家繳了 18 萬日幣的公費,最後用剩下 8 萬的公費,只能說公費的用途很強大。

提早研究的駕照譯本

有想過在日本開車,於是用自然人憑證先上網申請了個駕照譯本,然後狂玩 Sleeping Dogs 練習右駕。 不過後來還是找不到機會用。

難搞的 Suica

是這樣的,第一天從機場去大阪時,本應該要加值 ICOCA 卡,可是我想說之前 ApplePay 的 Suica 也可以玩通交通工具,於是就沒帶出門,結果發現 Suica 卡不能在關西任何一處鐵道設施機器加值,只好用 Apple Pay 幫自己刷卡加值;進站後,沒想到手賤退出了 Apple Account 導致整個 Apple Wallet 都不見了,慘了! 我的 Suica 狀態先前還在 In Progresss ,那樣就無法正常出站了。 於是賭看看實體卡的 Suica 跟 Apple Pay 的 Suica 是不是能共用卡號綁定,後來發現根本不是! Apple Pay Suica 加入新卡時,叫你把卡放在手機後面,似乎不是要導入卡片的意思,手機的卡片跟實體的卡片是完全不同的,無法手機進站、實體卡出站,於是只好人工去繳 940 日圓出站...

後來發現只要把台灣 SIM 卡裝到手機,重新登入進 Apple Account, Suica 就會回來了,這時候才發現 Suica 居然還在 In Progress,要是不解決,會超麻煩的,於是我就從本町坐車到梅田,用 180 日圓買一張去天下茶屋的車票,進站後再用 Apple Pay 出站。 真的是用 2060 日圓買教訓。

環球影城觀察記

我們一伙人早在出發前就說好要去環球影城玩,第二天便去了環球影城,這天 2/15 是日本的建國紀念日,早前訂票後才意識到我們得要人擠人,不過實際情況似乎沒有想像中的糟。 而且剛好在環球影城排隊時,碰到國中同學也在隔壁排隊,還真是到哪都可以遇到熟人。

而環球影城對我們一團伙來說,是回憶兒時伴隨我們的記憶,同時對我而言,又發起了職業病,對每個設施都做了技術分析,直到傻眼那刻才停下來欣賞。

這是在哈利波特主題館晚上的燈光秀,光雕技術呈現的樣子。 此刻令我想起去年 7, 8 月欲要進行的研究計畫,雖然是告吹了,但吹不熄這其中有趣的技術呈現。

而魔仗似乎還有特別的玩法,在某些地點揮舞魔仗會出現實境效果,仔細研究手勢的實現方法似乎可行,不過後來發現好像是工人智慧,透過人為查看觸發效果。

這天體驗了大約 5 個場館,其中實境的互動程度超過我的想像,像是某個消防隊電影的體驗館,屬實在房間中製造了爆焰,瞬間讓身子暖下來,或是在看電影的結尾,突然所有座椅往下墜,另外就是進擊的巨人使用了 Wireless VR 頭盔搭配雲霄飛車來對玩家互動。

故事太長說不完,還是把美好回憶放在環球影城,期待下次再來。

在日本過著與台灣相仿的覓食生活

聽起來超廢,但是幾乎把正餐吃過了 7-11、麥當勞、摩斯漢堡,也許這就是省錢的原因,對我們這輩的人而言,有這些速食店或便利商店就足夠生活了。

每天晚上,不忘的事就是逛三家店: Family Mart, 7-11, Lawson ,而且是在半夜一次逛完,買完消夜+啤酒。

在第四天稍晚的晚上,去吃了 24 小時營業的餐廳 (松屋),有點像台灣的三商巧福之類的,整體而言,如果台灣有這種店作為深夜食堂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直到最後一兩天,才知道公費剩下很多,原本每天沒怎麼想狂吃東西,居然在這一兩天才開始狂吃零食、小吃。

從吃便利超商的零食之中,得到了一些心得感想,評估未來哪天心情不爽想,臨時來日本生活幾天,這點餐費真的足夠活好幾十天之久,如果揪一些人去住 Airbnb,或許來日本兩個月生活都不嫌多。

邊吃邊練習日語

從吃上面開始學日語,這次嘗試不再用英文繼續溝通,拿出 N5 的實力,最終達成了目標,99% 使用了日文解決了點餐、問路、買東西的問題,雖然這不難,但這個舉動建立了使用日文的信心度。

趁機學到了一些日語,像是點完餐後如何 Finish,其實就是【以上。】,或是雜七雜八餐點名稱吧,知道這個很重要,因為知道點什麼吃才活得下去。

溝通之外,練習看日文也是本次旅行一大進步之處,把片假名真正的複習了多次,回憶好許多的名詞和念法,在會一點日文的情況下,幫助這個旅行在不起眼的障礙之處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自去年來大阪之後,腦袋中徘迴了對電車強烈的記憶,我走到大阪地鐵,聽聲音就知道車要往哪個方向,看到 JR 面板,就知道要搭哪班車走,絲毫不猶豫的肯定了每條路徑的走法,彷彿真的變成了行者。 這樣的感覺也真是好呢。

寂靜神社巡禮與禮貌的鹿鹿

這天,來奈良的春日大社走走,也想餵食鹿鹿們,這些鹿的可愛之處在於太禮貌了,要吃的東西都會先敬禮一番,能不給他吃嗎?

走進春日大社的參拜步道,基本上又進入了另一個美術的職業病,真的彷彿在 Shadow Warrior 場景中,走到深處又沉迷在 Pixel Art 青苔美術場景的實境體驗中。

我真想多玩玩這種風格的遊戲,真的能令人放下雜念,專心沉浸在這種無人,又座落在森林的神社風格中。

這隻鹿彷彿像遊戲的 bug 一樣,就會先想他到底是怎麼上去的,他是誰,他在哪,他在做什麼? 。

多附上一隻看起來是笑臉的鹿。

津津有味的城市感,伴我日落邊放空

正巧,在這天下午剛好提早回到飯店休息一下,等待其他人回來,我就坐在窗邊從亮著的天到日落。

看著日落時,彷彿很久沒有這段不思考任何事情的時間,只是純欣賞的角度,看著喜歡的畫面迎向黃昏。

在國外看跟在台灣看有什麼不一樣嗎? 或許也是在打臉自己國外月亮比較圓,也不過是剛好在國外可以放鬆下來好好欣賞吧。

來到書店看數學 !?

之前來日本的純久堂書店,特別喜歡的就是日本的資訊書寫作風格,有十足的人性化,光看封面就想買一本收藏。

這次特別注意的是日本的數學書籍,確實比台灣著作還要來得活耀,台灣的專業數學書籍有些都是翻譯國外大作回來的,日本則有比較多人投入在寫作。

最上排的書其實都是抽象代數學前 3 章左右的內容吧,獨立成一本書是蠻正常的,因為抽象代數學的內容都是符號+證明,需要用很大的精力去學習,而寫了詳細的解釋後成了一本書。

這家淳久堂好像又開了間相關的分店叫做丸善京都本店,下次可以去看看。

這是奇特的瘟疫之旅

本來這是一個我自己要去中國的行程,因為肺炎疫情取消之下,放棄工作行程,並找了兄弟姊妹去日本玩,放鬆一下心情。

每次旅行,都感覺彷彿很久沒有這段不思考任何事情的時間,不思考,用看的,給自己腦袋一點空間休息,把多一點喜歡放在國外,因為回家、返工後還會期待再次到來。

而這個行程是沒有大人的陪伴,做出的決定都在於自己,所以對於吃的這件事也比較隨便,也並非天天大魚大肉,多把時間花在陪伴兄弟姊妹的感情上,雖然是從小玩到大的玩伴,但是歲數大了卻漸行漸遠,有這個機會凝聚家庭是不可或缺的。

至於,旅行的幫助是什麼,實質的幫助是給自己逃避某些事的藉口,逃避學習、逃避工作壓力、逃避遠離我生活的地方,雖然不會改變回國後還是會被壓力壓到爆的情形,但至少我證明給自己看,我還是可以自己決定自己想做什麼,不要每件事都要被別人決定。

而這次行程的關鍵就是沒有行程,這是我人生中最自由的自由行,除了環球影城之外,沒有任何事先預定要做什麼的行程,都是前一天晚上才想早上要去哪,這是為了知道我們應該要幾點起床。

回國後,同行的哥哥感冒發燒,去篩檢肺炎是陰性,但還是得居家檢疫 14 天,他每天都被 CDC Call,我到哪間醫院診所插上健保卡都跳出蓋板的黃色畫面,大字報的寫著我的日本出境紀錄,今天 (2/29) 近幾日,爆出從大阪帶回了 33 個確診病例,讓每個醫生看到我都先捏把冷汗。

這段瘟疫之旅的背後有很多故事,訴說今年的特別,我們的開學延後至 3/2 日,只祈禱今年的大家平安、健康,不忘要保持快樂的心,只求肺炎疫情漸漸消退,才能重拾大家的安全感。

後記

這趟旅程結束後,我列了小小清單,希望盡快的就能實現:

  • 在台灣自駕車環島
  • 去北海道自駕車環島
  • 去日本一個月環日本

這是我從來沒想過我會有「自駕車」環島的這種想法,我在考到汽車駕照之前對車其實完全沒興趣,而是後來覺得自駕車或許也是個不錯的體驗,就想來試試看了,但我想還是從台灣環島開始吧。

這篇文章本來的標題是: 成為關西行者,不過我想這個稱號留給我巧遇的同學是在恰當不過了,他可是狂熱走遍大小冷門的小神社、小墓是為了尋找歷史的蹤跡,穿梭大街小巷是為了發覺日本的樣貌,而我不過是為了逃避現實而來的行程,不足以稱為行者。

每次出國都在瘋狂喚醒我語言學習的熱情,總算有一些進步了,藉由旅行後,想安排時間開始去精進日語,甚至是其他的語言,目前自八國聯軍的語言(俄德法美日澳意英)、西語外,對難掌握的阿拉伯語和希伯來語也有興趣,可惜資源很少,前陣子看見了神學院有開聖經希伯來文的課,但只歡迎受洗的學生,我想未來會繼續再找阿、希語的學習資源。

我的學生生涯再 1 個學期就快要告一段落了,同時我最近的工作生涯波動也很大,被雜事搞得自己心累,處在身兼 3 份工作的充實循環中,希望自己堅強一點,不要那麼容易被擊倒,從日本旅行放鬆回來之後,堅強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