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篇文章是在我畢業後開始寫的,也就是「專科生的五年」之後的事。

進路

我自認在資訊技術領域已經有一些足夠的資源和經歷,使我找到一份良好的軟體工程師工作,但選擇升學,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轉換領域」、「我想認識不同背景的人」。

我專科的專題是一篇畢業論文,研究的是「利用深度學習的語音辨識系統提升英語口說技巧」,也因此接觸到「數學」中的統計和機率不少,又因為要考台聯大,所以一直在學微積分讓我產生了對數學的興趣,所以直到畢業的那個學期,大家都要開始申請學校或是找一份工作,而我到開始選填科系前,我突然有個想法: 「我想讀數學系看看」,這個想法是從應用數學角度出發,我想從數學的思維來看待新的研究資訊技術領域,也就是說,我的本質並不脫離資訊工程。

Blue Athletic Field · By Mateusz Dach

為了印證這個想法,我選填數學系,然後也填了一個電子系(當然我預期就是想進數學系,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上電子系),但是情況不是我想得這麼美好,我試圖找曾是數學系的教授、資工系的教授、電機系、電子系的教授及一般人討論,情況不那麼樂觀,除了只有教授認同我讀數學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以外,一般人不是那麼的認同,當然人生迷惘,因為你根本不了解這是什麼樣的選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最終做出決策的變化會很大。

我最後選擇了電子系,不是因為數學系無法錄取,反倒我填的數學系兩個學校分別是正取一、正取三,這樣的決定讓我有些後悔。

回到校園

讀電子系,這個影響最大的原因:「學校是國立」,我是私校出來的學生,我對公私立學校的看法就是:「認真的人到哪都認真」,因此我不認同先選校再選系,這個想法的改變是因為我知道不確定自己的想法之前,就繞遠路吧。

我讀的是台中往南一點點的縣市,裡面的一所學校,進來沒上一個月,就足夠刷我的三觀,校園的人不再是像我以前的學校那般,路上完全沒有奇怪的人、校園幾乎遇不上奇怪的人,校風很保守,真的完全適合讀書,而且上課的教師有一定的水準。

而通識課一定會做的事就是課堂教師用不同的方法讓我們認識班上的其他學生。

這樣描述也許有點鄉巴佬,但要我形容以前的學校,完全就是天差地遠。

最重要一點,即便校園資源多好,我依然打從心裡否認台灣的教育體系,普通大學只為了塑造研究型的人才,科技大學只為了塑造業界需要的人才,而學校只剩下傳遞被需要的知識,剩下的就沒了,而這一世代的學生剩下只有在意未來的年薪如何。

這樣也沒有不好,因為有志向的學生就能利用放生之餘完成自己的夢想、做有意義的事。

但,這根本不是教育體系應該培養出來的素質,要學生的自發行動實踐夢想,我反而還覺得在科大中,這樣的學生還出了不少,為什麼這樣的學生越來越少? 我的看法是:相較完全需要理論的環境,在科大的環境中反而學生更能接觸到實作面,而每次實作都能夠喚起自己一點點的思考,思考未來做這樣的工作,我會喜歡嗎? 我會有什麼更想做的事?; 台灣普遍的教育根本沒有實質鼓勵學生應該考慮「薪水」之外的事,很多事情都要學長姐來講,甚至也有打不醒的學生。

這篇文章是在開學後一個月寫的,事實上我有一點點小失望,便是在學校的學生在飯桌上聊不到夢想、志向,只有未來的飯碗和薪水,我希望我可以提醒自己不是只要為了薪水、飯碗而學習,畢竟,我已經浪費人生不少年了,我想在有生之年做不一樣的事、我想做除了每天領薪水早九晚五的工作之外,能夠在社會有出眾一點的事,或是在我人生中曾經沒體驗過的事。

讀到懷疑人生

不唬爛,我是資工背景出生的人,完全沒有學過三電一工,而現在的課程還很進階,打亂了學習順序,就等於你尚未學會走路前,就開始在跑步,我讀書非常挫折,我每次都不斷思考為什麼要選填這個科系,直到我思考到一件關鍵的事情:「初衷」,我的初衷不就是想把跑道換成「數學」嗎? 電子系真的能讓我原這個初衷嗎? 知道這點之後,我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不可能。 那我站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思考一段時間後也覺得這個想法蠻合理的:「既然這間學校適合讀書,那就趁現在趕快準備轉學考後需要的知識吧,也沒什麼不好,而那些根本無從讀起的天書,放棄也罷」。

沒搞錯,我又想轉學了,但我沒打算要找哪些人或同學討論,因為他們曾經告訴過我因為電子系分數比較高,所以比起數學系較適合讀,這樣的立場對我人生一點也沒有幫助,我不是特別要損誰,但用科系分數來決定未來出路,這個理念本身就對我的未來沒有幫助,找教授的話,我也很確定教授都可以站在我的立場支持我這麼做,我曾經被一個我找來詢問的人說過:「 心意已決,何必問? 」,蠻有道理的,我有一大堆理由講出來為什麼要做這件事,那我應該思考為什麼我想去找別人討論,是為了找出支持者還是反對者呢?。

加註於 2018/11/11:

我特別要留下之前的想法,來告訴現在的自己以前不懂得換方式來思考,糾結那一個點。

自從經過反覆思考,聽過幾場演講,看了一些有那麼一些道理的演講影片後,我其實沒那麼想要再轉學了,我發現自己換了一個環境,走到下一個階段之後,一瞬間又忘記了初衷,這個初衷要兌現需要犧牲一點東西,我選擇犧牲「畢業證書」,事實上有沒有畢業證書可能對我而言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沒有利用現在的學校資源去學習我想要的東西呢?

或許,在電子系讀書目前還沒找到對的讀書方法,或許再一段時間後,又可以找回來了,又或許再我學到我要的目標之後,又轉回到資工系讀完大學或研究所了,其實這些猜測都不重要。

某天,我在 Medium 看到一篇文章: 「致轉學生:找不到自身所愛也不會死」 ,讓我重新思考當初就讀這間學校的意義,不就是朝著一個大目標去走嗎?

其實這一段領悟的時間之前,我天天都很憂鬱,壓力非常大、完全吃不下飯、人生絕望,直到領悟到之後,想開了很多事,恢復了我最愛的運動: 跑步、游泳、單車。

哲學

我事實上害怕失去,失去的東西就是我曾經喜歡的寫程式、資訊科技,會不會因為讀書慢慢耗盡熱誠,事實上,我慢慢不再寫程式,我的功力有些退步,每天思考著就覺得煩,活在過去,但其實想繼續進步,就靠著多多寫筆記,利用時間做新專案,靜下心把重要的每一件事做好,世界再快,心要慢,專注力自然就來了。

我意識到最重要的事,就是無論讀數學系或電子系,出來的結果都不是重點,如果你都覺得不嘗試會後悔,而且要是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的話,那就一定要做做看,但是有些機會不是那麼好得到,則得犧牲掉某些東西,在不確定想法的時候,也只能繞遠路走走;就算不是舒適的路,也應該留意、活在每一個過程中,而不是成天厭惡,重點在嘗試、選擇後的過程,而這些過程最後影響的是下一個選擇,在那之前,你會考慮怎麼選擇。

最後在每個領域已經經歷很多時間的人,他們靠的不是只有學習知識的多寡或是知識的新鮮度來幫助他們成為佼佼者,而是「思考」,思考必須要靠訓練慢慢提升,沒有人可以偷吃步馬上就擁有高深的思維,即使實作能力不太優,用較高思維層次的專家和較低階的學習者比起來,即使學習者實作能力再強,可能都會面臨到淘汰的問題,因此在進入高等思維層次之前,則必須不斷學習、不斷找到新的技術盡量讓自己不落後,來避免自己被淘汰,而事實上最好的作法就是多思考來幫助自己脫離這樣的情況。

後記

文章分了兩個時段重新校正,這種表態「正在經歷」心情的文章,一衝動就會讓未來的自己覺得當時的想法有夠短淺。

我其實從來沒想過自己想要讀數學,我從以前數學都很爛,真心不曉得為什麼要學數學,直到畢業前一、兩個月,這一念頭一起,讓我重拾了數學,才發現喜歡數學,真的沒有原因,可能只是因為長大了,對事物敏銳度才漸漸提高,我的人生學涯真的是反過來走的,長大才發現自己喜歡的領域可多了。

然而有時對事物的興趣表態出來,還容易被當成小孩子一樣,沒辦法,我覺得這樣我最快樂。